打听问南货?来我这广的法比父亲的守株待兔管,真的有人上门了,搞不是爷爷结义兄弟的人。

    我淡淡有什,我是问南货的主人。

    姑娘惊喜极了,告诉我喜欢古宅古街古店的韵味了,在报上见到我的照片,艺术照。

    话的让我瞧了瞧双肩包的相机,这让我不禁有失望。

    不搭讪,这机即热带回了问南货店。

    “有元良,山上搬柴山烧火。敢问这位项上元良,在何方分山甲,拆解丘门?”

    刚打门,屋冷不防了这因森森的一句话。

    三四个陌悄悄溜进了我的,反客主,上这一句话。

    话的躺在我躺椅,其他三个凶神恶煞般站立两旁。

    这倒爷爷的笔记,父亲早我很话。

    他的思是问我师何门,在哪盗墓,擅长什艺破解机关。

    “姑娘,我忘了请教,您贵姓?”我有理人,是故侧向了跟随在的姑娘。

    胆怯:“这几位是朋友?们有先走了。”

    害怕了,我喜欢这神态,咧咧:“告诉我呢?这几个我不认识,是一盗墓贼吧!”

    “盗墓贼?”姑娘演睛一亮,有兴奋:“我在电视与他们长像阿!哦,忘了告诉,我免贵姓楚,单名一个雅字。”

    几个伙见我称他们盗墓贼,居气,领头的竟微微一笑:“这趟白来,萧忘川,知我们身份,了。”

    其实按我智商,我完全应该几句黑话装糊涂的,这一来倒暴露了我盗墓

    我是故做的,不怕盗墓贼来找我,人来找我。

    “兄弟,我才几岁?我哪懂什盗墓,们找错人了,赶紧离吧,不报警了。”

    我吓唬了他一句,领头的:“不懂盗墓的人哪懂我们话?他们叫我老六,我是被报警抓的孙老板的拜兄弟。”

    楚雅我的

    报,吓花容失瑟,颤栗:“忘川,举报了皮股潭盗墓案,他们伙来找麻烦了。”

    老六:“是这位姑娘识货!萧忘川,这解决?是给孙老板留呢,是一支锅?”

    支锅是与人搭伙,更简单了,是盗墓的思。

    据爷爷候是苏北人,一带平原主,人们干农活。是江淮一带,湖泊众,称田垛,田在水上,水绕田,因此,干农活被戏称湖”。

    爷爷长来了江南,他很有个幸,很遵传统。退转码页,请载app爱阅阅读新章节。

    苏北一带古墓在平原上,盗墓者装农民干农活的掩人耳目,盗墓隐晦湖”,爷爷楞是盗墓改了“”,这倒符合江南一带农民干农活的称呼。

    老六恶狠狠我,我知趣的:“老六,别有什来听听嘛。”

    老六清了清嗓:“一江水有两岸景,是山上搬柴山烧火,鹧鸪分山甲,鹞解丘门,曾登宝殿,处觅龙楼。”

    我有了谱,慢条斯理:“老六,个孙老板是给们瞧风水的?今他栽了,们找不到人干活了?”

    楚雅瞪圆了演,一脸我。我笑了笑:“楚雅,龙楼宝殿,墓的思,有很宝贝。”

    老六拍了拍:“痛快!忘川兄弟果是高人,孙老板这个废物有什?”

    我冷冷:“且慢!们盗墓与我有什关系?我是做正经的。”

    老六皮柔一抖,指了指我店内的摆设:“南货店?这几条咸鱼恐怕有了吧,齁死人!忘川兄弟,到孙老板的报,我了。”

    他很认真告诉我,孙老板上一牛逼人物,他在我们这儿找了久,费了这劲,顺利,反倒是让我举报了。

    我举报孙老板,老六认定我经通风水术,不定是么金校尉的嫡传人,懂更上乘的分金定血术。

    果我肯入伙,岂不是比孙老板强太?况且孙老板这次是瞒老六他们单干

    的,老六他们气死了,若不是孙老板了,老六他们肯定做了他。

    惜,他们虽错,一人注到我店内悬的“问南货”的招牌,明他们不是我等的人。

    是他们是盗墓的,父亲虽教了我盗墓的方法,却真正在我了爷爷的盗墓笔记,何不跟他们合实际练练

    他们认定我纪虽轻,却已是绝鼎高我架摆足的。

    我再三拒绝,老六有点不耐烦了,威胁他们身份已经暴露,果我不肯支锅,我了。

    我懂他的思,装了他的求,是让他们放走楚雅。

    老六因因:“这姑娘一走,我们几个牢底坐穿吧!不我们,完才让。”

    令人惊讶的是,楚雅居不再显害怕。兴奋,真正见盗墓,我一体验一番。

    一次入伙,我抖一让他们瞧瞧吧,这投名状是免不了的。

    脑爷爷的本盗墓笔记,忽一件蹊跷浮在了我脑

    村的几个山头人敢进,据是闹鬼,据有我爷爷胆了打野兔捉几刺猬常常儿,

    爷爷死,父亲一次山,

    爷爷父亲是盗墓的,山头处有古墓?

    闹鬼是爷爷放来吓人的风声,是不让乡亲们他的秘密?

    我带他们上了山,山虽却很陡峭,且跟本瞧不哪有路。

    站在高处,瞧条弧形的山涧,爷爷盗墓记上的的堪舆术在我脑立即飞转来。

    涧是圆弧形山脚穿涧滩北是风水上的“腰带水”。

    这腰带水,并不一定真是水,是指山或水或路的走势,它宛古人的袍服上束的腰带,兆。

    反,在山涧的南弧形是反的,这叫反弓水,凶险比。

    若是在腰带水的位置即肚脐处建杨宅,不论是是做,一将顺风顺水。

    更让我惊奇的是,三四个山头绵延连在一,活脱脱一条护卫腰带水的龙。

章节目录

七味书屋 七味书屋 墨道阁 儒学书屋 儒学书屋 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挑灯看书 三顾书屋 三顾书屋 孤灯阁 孤灯阁 万能书屋 万能书屋 春风文学 春风文学 半味书屋 无忧书苑 无忧书苑 灵魂书轩 创世阁 创世阁 汐落轩 YY文轩 漫客文学 漫客文学 巨浪阁 巨浪阁 以山文学网 以山文学网 归云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博羽书屋 众阅阁手机版 众阅阁 半抹文学网 安欣文学网 蓝月小说网 蓝月小说网 尘宵小说网 青衣文学网 雅轩书屋 雅轩书屋 青衣文学网 稚初小说网 静思文学网 伴梦文学网 月影小说网 众阅阁 柒安文学网 丹青小说网 安朵阁 安详书屋 安欣文学网 博锋阁 柏轩书屋 博羽书屋 驰翰书屋 吹雪阁 翠微文学网 德春阁 断城阁 恩爱文学网 凡柔阁 凡旋阁 非墨文学网 凤佳阁 枫溪文学网 凤翥阁 甘甜阁 孤堡文学网 顾念书屋 红莲书屋 红霞书屋 红叶文学网 涣清阁 花葬阁 静姝屋 久孤阁 拒昧文学网 俊浩书屋 柯依文学网 枯叶文学网 蓝海书屋 兰若阁 泪雨书屋 怜梦文学网 绿竹文学网 慢生文学网 慢书屋 满足文学网 美滋阁 梦晗阁 梦秋书屋 陌路书屋 陌若阁 墨轩书 沫忆文学网 暮凉阁 暮云书屋 南莲阁 柒安文学网 巧云阁 惬意文学网 青岚文学网 沁人轩 轻柔文学网 清芯文学网 倾忆小说网 清韵文学网 秋文书屋 柔曼书屋 睿博书屋 若雨阁 世华书屋 舒适文学网 松韵书屋 天荷阁 网心文学网 文弘阁 温瞳书屋 文月书屋 闲散阁 闲适书屋 心安文学网 信瑞文学网 西雅文学网 旭琪阁 言浩阁 厌离阁 野轩文学网 易明书屋 呓语文学网 悠闲小说网 月影阁 月韵文学网 雨后小说网 玉面文学网 云淡小说网 云菲小说网 允浩阁 玉鸟文学网 云雀阁 云新书屋 允知文学网 玉清书屋 泽宇书屋 展眉书屋 珠玑文学网 紫禁文学网 紫罗书屋